咕魯叔電癮史
by 咕魯叔電癮史

一年一度的金馬獎頒獎典禮,將在本周六(27日)盛大舉行。不過,向來被視為華語電影最高榮譽的它,卻也曾在1989年,舉辦了至今唯一一回的「國際影片競賽」,不只選出最佳外語片,甚至還有西洋影帝與影后;但距今整整30年後的現在,卻沒有太多人記得這件事了。

金馬獎主席李安
 

早年,金馬獎主要用於獎勵台港兩地「自由影人」與影片公司的成就,香港左派影業與影人因無法在台亮相,自然也無角逐資格,就更甭提大陸電影;在第15屆之前,甚至在頒獎典禮前就直接宣布獲獎名單,典禮也不在電視上轉播,還不具備「華人奧斯卡」的雛形。經過近10年的改革,到了第25屆頒獎前,擔任工作委員會秘書長的名導白景瑞建議「金馬獎該增設外語片、走向國際化的路線」,新聞局長邵玉銘隨後宣布隔年的第26屆金馬獎,將擴大為「台北金馬國際影展」,金馬獎舉辦外片競賽至此拍板定案。

時任新聞局長邵玉銘(右圖)一聲令下,第 26屆金馬獎就增設「最佳外語電影」獎項
 

然而,各國影片參加國際影展競賽,無非是希望在上映之前,有機會因得獎而引起話題、刺激票房;因此歐洲一級影展如坎城、柏林、威尼斯等,由於備受矚目、易成焦點,歐美強片都願意參加;不過,當年首度增設國際影片競賽的金馬獎,該上哪兒找夠水準的新片參賽呢?

於是主辦單位退而求其次,函請11個大型國際影展各自推薦、協助安排一部影片來參加:奧斯卡推薦了讓吉娜戴維絲得到最佳女配角的《意外的旅客》、坎城則推薦了卡洛波桂在凱薩獎得影后的《美的過火》、威尼斯推薦著名女導演莉娜魏特穆勒之作《激情後的陰影》、柏林推薦《羅丹與卡蜜兒》、東京推薦今村昌平執導的黑白電影《黑雨》、倫敦推薦麥克李的《厚望》、多倫多影展推薦鬼才名導大衛柯能堡的《雙生兄弟》、紐約影展推薦精彩紀錄片《正義難伸》、鹿特丹影展推薦《巧克力》、愛丁堡影展推薦《憂鬱症》,以及最後卡進來、由柏林青年影展推薦的《哲學家》等。

金馬獎「最佳外語電影」參賽片單,最佳外語片由《正義難伸》(左)與《黑雨》(中)並列


這片單乍看算是十分漂亮,擔綱要角更不乏威廉赫特凱瑟琳透娜伊莎貝艾珍妮傑哈德巴狄厄等歐美重量級大牌,只是天王天后們都沒有來台參與,台灣觀眾也沒有心理準備,對於外片競賽的關注熱情並不高,也不太明白這個評選的舉辦目的為何。當年頒獎典禮為迎合「國際化」,除了華人影壇巨星照例是頒獎人主力,也邀到憑《末代皇帝揚名歐美的尊龍(下圖)來頒獎。


末代皇帝 (數位修復版)

最終,最佳外語片由《黑雨》、《正義難伸》並列,大衛柯能堡榮獲國際競賽最佳導演,《意外的旅客》威廉赫特登上外片影帝,外片影后則由《哲學家》阿德里亞娜阿特拉絲、菲黛莉克特芬巴赫、克勞蒂亞馬玆舒拉3人平分。有趣的是,根據當年報載,外片得主、得獎影片也和華人得獎者與影片一樣有獎金,不知道他們都怎麼花?

第 26屆金馬獎國際競賽最佳導演:大衛柯能堡(左),影帝則是《意外的旅客》威廉赫特

西德電影《哲學家》三姝共享金馬獎外片影后,左起為菲黛莉克特芬巴赫、克勞蒂亞馬玆舒拉、與阿德里亞娜阿特拉


很顯然,這金馬獎史上的首度嘗試算不上成功,於是從第27屆起就取消外片競賽,廣大新生代影迷不一定知道金馬獎曾經有過洋人帝后,就連全球電影資料庫(imdb)都將獲金馬獎最佳外片的《黑雨》誤植為同年度在台上映,由雷利史考特執導、麥克道格拉斯主演的好萊塢英語片,完全不知道獲獎的是同名日本黑白片,可見在國際影壇上,這次競賽也沒引起多大關注。

兩個《黑雨》,傻傻分不清楚(左邊才是金馬獎最佳外語片得主喔)


金馬獎雖以「華人奧斯卡」為目標,評審制度卻較接近坎城、柏林、威尼斯影展,是每年成員都會更換的小評審團,不同年份、不同組合,受到青睞的影片風格就會大不相同;在評審過程中,大家各自為心愛的影片拉票,難免唇槍舌劍,有些不是電影界出身的其他領域專業人士(譬如教育家、作家等),就會冒出讓電影人傻眼的謬論,成為另類經典。

第 55屆金馬獎評審團由威尼斯影后鞏俐領軍


譬如1993年(第30屆)金馬獎,李安囍宴》挾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金熊獎的氣勢,成為入圍最大贏家,各方都預期會大獲全勝;偏偏在最佳原著劇本這一項角逐,作家朱秀娟堅稱兩位大男人吻在一起的畫面,讓人難以接受,擔心片子對同志情描寫會造成家庭倫理崩潰、愛滋病氾濫結果,最後有其他19位評審一起用手中一票反對她的觀點,讓《囍宴》拿到了最佳原著劇本獎。

李安憑《囍宴》拿下金馬獎最佳影片與最佳導演,但片中對同志的刻劃引起軒然大波

囍宴 (修復版)

如果有機會聽一聽當年金馬獎評審開會討論得獎名單的過程,恐怕現今不少觀眾會傻眼;因為影迷眼中的「經典」,評審卻完全不這麼看。今年終身成就獎得主王童代表作《無言的山丘》,在1992年(第29屆)金馬獎評審票選最佳導演獎時一直被挑問題、吵了半小時,差點就要上演「從缺」;要不是規定非要選出一位得主,他才因為「要在入圍導演都不夠好的情況下,選出較佳者」才勝出。

曾執導《無言的山丘》的大導演王童,擔任本屆金馬獎評審團主席、並獲頒終身成就獎

無言的山丘(修復版)

當年有哪些「不夠好」的導演入圍呢?除了得獎的王童外,還有《浮世戀曲》陳耀成、青少年哪吒蔡明亮、《皇金稻田》周騰。當年評審認為「都不夠好」的還有最佳女主角,該屆最終由《浮世戀曲》陳令智封后,入圍者還有《無言的山丘楊貴媚、《青少年哪吒王渝文、和今日被許多人奉為典範的《新龍門客棧》張曼玉,但評審就是覺得她們都不夠好;另一個當年超經典的演出《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林青霞竟連入圍都沒有,反而在香港電影金像獎得到提名。金馬獎評審與一般觀眾,似乎永遠有不同的觀點。

《新龍門客棧》的張曼玉(左)與「東方不敗」林青霞,都是未獲金馬青睞的經典女性演出

青少年哪吒 (修復版)

另一次經典的金馬評審語錄,該是史上最會得獎影帝梁朝偉首度勝出那一回。1994年(第31屆)時,他以《重慶森林》對決《驗身》張世、《愛情萬歲李康生、《多桑》蔡振南結果先在歐洲獲影帝獎的李康生與蔡振南竟先後出局,只剩梁朝偉對決張世;沒想到香港著名女導演張婉婷卻在休息時表示:「如果投出梁朝偉,我回香港會被別人當笑話。」引來電影學者李天鐸隨後一句,「若選出張世,在大陸和台灣都是一個笑話。」最終,梁朝偉以一票險勝,可是「香港笑話」已經傳開,還好隔年他在香港電影金像獎再以《重慶森林》封帝,證明這絕非笑話。

不過,比起張曼玉在《花樣年華》中的造型所得到的金馬評審評語,梁朝偉得到的評價還不算太差;當年可是有評審認為,張曼玉的髮型與旗袍就是「頭上頂著一坨牛屎,身上披兩塊窗簾布」呢。

張曼玉在《花樣年華》飾演蘇麗珍,造型古典優雅,卻被金馬評審奚落